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爱珍的个人空间 http://home.myoldtime.com/?7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深澳看水(大地风华)

已有 52 次阅读2024-1-20 14:42 |个人分类:写作|系统分类:写作

 

  制图:汪哲平

 早上刚刚落过一场细雨,天空涂着浅灰,不远处的山上飘着一层薄雾。时节已至冬日,这里却更像晚秋,街道两侧香橼树上缀满黄澄澄的果实,山上拥挤着高高矮矮的树木,深红、浅红、鹅黄、墨绿的叶子交叠,一团团,一片片,俨然一幅壮美的水墨画。

 与水墨画相依相偎的,是一个叫深澳的村庄。

 深澳村,隶属浙江省桐庐县,位于富春江南应家溪畔,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史料记载,深澳村由南宋申屠氏开村,后来,应、周、朱、盛等姓氏也来此落户。时至今日,村民三分之二以上复姓申屠。这是一个家族血脉的延续,也是人类繁衍生息的缩影。

 我们穿梭在深澳村的街巷里。

 哗哗哗、哗哗哗……水流声不时钻进耳朵。只闻水声不见水,让古朴的村落更多了几分神秘。同行的当地朋友说:“深澳村最不缺的就是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转过一条街巷,眼前出现一个石栏围着的类似坑塘的地方。原来,刚才听到的轻柔的水流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朋友指了指,说:“这就是深澳村的井。”

 印象中的井,是不大的圆口,而后是深不见底的黑。这里的井却很特别,井口敞开着,像个小池塘,一侧的灰石台阶伸到底部。井深不过两三米,井水清澈见底,大大小小的锦鲤在井底游来游去。

 正看得入神,一位散步的老人凑了过来。他头戴黑色礼帽,身着灰色西装,脚穿橘黄色皮鞋,脖子上围着一条红色围巾。“你们是来旅游的吧?”老人声如洪钟,满脸笑容,精气神十足。

 “我们来看这里的水。”我答。

 老人一听,激动地竖起大拇指,说:“我们村的水‘结棍’得很!”

 结棍?看着我疑惑的表情,朋友解释:“‘结棍’是当地方言,就是厉害的意思!”

 “怎么个厉害法呢?”我追问。

 “你想听?”

 “想听。”

 “那就给你们讲讲。”

 老人名叫盛坤友,七十四岁,是地地道道的深澳村人。他清了清嗓子,说:“要说深澳村的水,得从老早说起……”

 原来,建村之初,深澳村的先人们便考虑了水系规划。水系由溪流、暗渠、明沟、坎儿井和水塘五个部分构成,是一套独立而完善的供排水系统。

 首先是沿溪建村。利用周边应家溪、洋婆溪等水资源优势,一方面,引应家溪水源入村,满足平日灌溉,一方面,让村中水渠连通洋婆溪,汛期以备防洪。

 其次为人工修澳。于应家溪上游西侧修建八百米暗渠,与村内建于房舍下的暗渠连通。村内暗渠上方开设澳口,供村民用水。

 再为修建明沟。明沟自南而北穿过村庄,流经房前屋后,与院内天井出水沟连通。这样,既方便村民日常生活残水排放,又方便了雨雪天地面流水排放。

 再为修建水塘。水塘建有进水暗渠和出水渠,保证活水长流。因是活水,故水质清甜,冬暖夏凉,饮用无碍。

 再为挖井取水。取用深井水进一步丰富水资源。史料记载,清康熙四十三年,村中打深井一眼,深二十余米,取名“六房井”,居民于酷热天气吊取井水,消暑解渴……

 明渠暗澳,相辅相成,相连相通,深澳村的水因此经久流淌。为方便取水,每隔一定距离开一个水埠,水埠较深,当地人称之为澳。

 “深澳村地下全是水,整个村建在水上。”老人总结道。

 “那整个村子不就像一艘漂在水上的船吗?”我说。

 老人想了想,说:“这个比喻很形象,是这个意思。”

 老人又给我画了一张深澳村水系草图。担心我理解不透,他执意要带我去看一个叫“七井房”的院落。

 “七井房”正名恭思堂,建于清光绪十九年,占地千余平方米,是深澳村现存最大的单体民居。整座院落由五进主建筑和北侧三座抱屋组成,因院中有七个天井,便又有了“七井房”之名。

 入恭思堂,往里走数米便是一个天井。天井用青石板铺成,雨水沁润,年复一年,青石板两侧爬满青苔。我在天井旁停下来,抬头仰望,长方形露天穹顶与院中天井对应。江南多雨,四季不断,雨水从露天穹顶落下来,淌入院中天井,而后通过天井一角的“金钱眼”流入地下。一个又一个天井的水在地下汇聚,而后进入暗渠、明沟、水塘,成为村里人生活生产所用之水……

 “天上的水落到地上,汇聚起来为人们所用。天、地、人就这样完美地结合起来,这是老祖宗的智慧!”说话间,老人满脸自豪。

 “洗菜、洗衣服都用这水,你家用,他家也用,这水不弄脏了?”突然间,我产生了一个疑问。

 老人笑了:“怎么会弄脏呢,我们有规矩。”深澳村人保护水资源的规矩与水系建造同样久远。比如洗衣洗菜,人们要用盆把水盛到地面上,用完的脏水要倒入固定地方。

 有人坏了规矩怎么办?深澳村的主事人会让他在全村人面前道歉,且道歉必须得到全村人谅解,但凡有一个人觉得道歉不诚恳、不到位,都不行。

 “要是不道歉怎么办?”我问。

 老人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深澳村人讲的是个‘理’字,不占理、不道歉,全村人不答应!”

 “要是坏了规矩的人就是不道歉呢?”我继续追问。

 “那我们也会有办法解决!”老人的回答掷地有声。

 因水而生的深澳村,依水而居、惜水爱水的深澳人,好一幅人与水相亲相伴的画卷。

 有了盛坤友老人的讲解,再看深澳村的水,便感到亲切了许多。穿行在街巷里,隔三差五就能看到澳口,几乎在每个澳口都能看到花色迥异的锦鲤。想来,生活在这里的锦鲤该是多么惬意,它们可以任意穿梭,捉迷藏、嬉戏,或找一方清静之地,尽情享受着属于它们的时光。

 与深澳村的水同样深奥的,还有遍布于村中的建筑。

 深澳村现有古建筑百余座,多为明清时所建,也有民国时期所建,祠堂、庙庵、戏台、桥梁、民居等,徽派格调与江南民居风格实现了巧妙结合。

 且行且看,四合式的天井院落,黑瓦白墙,古朴沧桑。双重大门的门堂,线雕、浮雕、深雕、镂雕、双面雕组合而成各种装饰,寓意吉祥美好的图案随处可见。

 在深澳村,几乎每一幢建筑都有一个文雅的名字。如“怀素堂”,语出《中庸》“君子素其位而行”,“九思堂”取《论语》“君子有九思”。

 门堂柱子上方的“牛腿”吸引了我的目光。“牛腿”指从吊柱中伸出的一段短木,上多雕刻狮子和凤,其中又以狮子居多,常是雄雌各一,威武霸气,雌狮带两只小狮,小狮子精雕细琢,俏皮可爱。有“牛腿”等装饰陪衬,整个门堂更显典雅。

 看过深澳村规划图,两纵四横的街巷布局并不复杂,然置身其中,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却有如入了迷宫。

 许是远处的苍穹云雾、层林尽染,近处的精巧建筑,还有那观水、听水的奇妙,让我们眼花缭乱、沉醉其中,一时间迷了方向。陡然才觉察出,我们已经在两条街巷里转悠了好几遍。

 这时候,恰巧有名中年男子从家里出来,我们赶忙上前求助。他为我们指了方向,片刻之后,又担心我们听不明白,便主动给我们带路。

 左转右拐几道弯之后,中年男子停下脚步,指着前面说:“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不要拐弯,就能出去。”

 感谢过后,我们朝着路的前方走去。走远,回头看,那名中年男子仍站在路口向这里远远望着。瞬时,我们的心头升起一种莫名的感动。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依水而居的深澳村人,在水的滋养中世代生息,潜移默化拥有了水的品质。

 啊,深澳的水。

 呵,水的深澳!

   20240120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黄军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辰光网   

GMT+8, 2024-6-21 16:52 , Processed in 0.0208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