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爱珍的个人空间 http://home.myoldtime.com/?7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瓦片情

已有 61 次阅读2023-12-18 16:42 |个人分类:写作|系统分类:写作

 

    摄影/李金兰 


 小时候,我居住的新村东面有一条河,常聚集着一群与我年龄相仿的孩子,在嬉笑打闹中,我们找出泥土中的碎瓦片,玩一种打水漂的游戏。每人一次机会,依次向水面掷出瓦片,以点击水面次数多,飘浮水面时间长为胜。 

 有一次,我找到一块两边微翘,如手掌大的弧形瓦片,弯腰跨步,找准水面角度,挥臂奋力甩出,只见瓦片飘落在水面上,连续溅起八朵水花。荡漾的水波纹,闪射出一圈圈的粼粼波光,引来小伙伴一阵夸赞声。一块块曾从我手中飞出,在水面上漂浮的瓦片,带给我童年的欢乐,也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 

 几十年后,我又与瓦片结缘,珍藏了两块历经岁月沧桑、表面已被风雨侵蚀、来自故乡祖屋上的瓦片。那是2009年初春,母亲接到无锡亲戚的电话,告知老宅拆迁。第二天驱车赶到老家,履行好各项手续后,母亲轻轻说了声:“再去看一看老宅吧。”此刻,我知道母亲心中涌动着无以言表的伤感,尽管她已有近六十年没住在这里了,但这里是她和我父亲的婚房,有她最美好回忆。 

 走到老宅前面,左邻右舍都已人走楼空,全无印象中老宅的模样。眼前这一幕,不由得让我感到惆怅和唏嘘。此时,母亲伫立在一堆瓦砾旁,弯腰捡起一块瓦片,用手拂去上面的灰尘,久久地凝视着,仿佛在搜寻其中隐藏的往事。只见她眼中噙着泪花,哽咽着喃喃自语:“再也回不来了。” 

 母亲的话,饱含着无尽的留恋,让一旁的我也为之动容。毕竟这里每一寸土地,都留下过母亲的脚印,这里的一砖一瓦,都能勾起她绵长的回忆。临走前,我挑选了两块完整的瓦片,留作对故乡的念想。 

 回到上海后,我将带回的两块瓦片做了认真的清洗,并用黄绸包裹,置放在一个锦盒里珍藏。为让瓦片更具内涵和意义,我请母亲用粗笔,分别写上“祖居之瓦”“祖居拆迁,留瓦一片,永作纪念”的内容,并签上了她的名字和日期。当从母亲微微有些颤抖的手中,接过这两块薄薄的瓦片,我顿时感到有些沉重,这已不再是普通的瓦片,而是一件蕴含着父母体温,有着特殊意义的传家宝了。 

 祖屋就像一本泛黄的旧书,没有等我去翻开阅读,就在眼前消失了。但树有根、水有源,不管我们开枝散叶在何处,离开故乡多久,我们也有根、有故乡。 

 时至今日,我为拥有祖屋瓦片感到欣慰。虽然祖屋回不去了,但血脉相连的故乡,在心中永存的祖屋,都浓缩在了这两块瓦片里了。


 摘自2023-12-10  新民晚报网  作者:周进琪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辰光网   

GMT+8, 2024-6-21 15:38 , Processed in 0.0213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