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home.myoldtime.co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孩子这么好,尹锡悦自己咋不生?

已有 122 次阅读2024-6-21 07:26 |系统分类:时政

孩子这么好,尹锡悦自己咋不生?

韩国总统尹锡悦今天宣布韩国“进入人口紧急状态”,然后向公众呼吁要生孩子,说如果再不生孩子,韩国就要灭绝了。

2023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已经低至0.72,排全球最低。

要知道维持国家正常人口更替的总和生育率是2.1,韩国只有这个数据的三分之一。

我们都说日本生育率低,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也有1.2。德国人口已经几十年负增长,德国总和生育率有1.5。

0.72完全已经是另一个次元的数据了,按照这个生育率,这一代韩国人就是最后的韩国人,后面不会有韩国人了。

这新闻,最有趣的点要来了。

大声疾呼韩国人再不生就完蛋的尹锡悦总统,自己并没有生孩子,反而养了四只狗三只猫。

要知道尹锡悦他们家绝对有养育多个子女的物质条件。即使这样,他们也选择不生孩子,你也就知道为啥现在这么多人选择不生娃了。

当然,我们国家也没啥资格说这个,因为韩国倒数第一,2023年我们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1,也是全球倒数的水平。

最后,是一些老生常谈的生育数据。

之前的新闻,说四川发布了和生育有关的新条例。

不但取消了生育数量的限制、简化了生育登记要求,更是取消了结婚的限制。也就是说,现在不结婚也可以进行生育登记了。

四川回应说:

“我们不是鼓励非婚生子,而是保障未婚先孕人群的权益”。

有些人说难道这就放开非婚生子了吗?

其实所谓“非婚生子”早就可以登记户口了,只要提供婴儿的出生证明以及孩子父母的身份证件就可以上户口。只不过那会没有准生证,可能会要交一些罚款,现在可能不需要交了而已。

所以四川的新政策确实独特,但也不能说四川这是走出了多大的一步。

毫无疑问,这也是促进生育的一环,而且可能以后非婚生子会越来越普遍。

毕竟现在欧盟不少国家,非婚生子才是主流。

以法国为例,他们1999年发明出一种叫做PACS的东西,直译过来就是“民事互助条约”,其保障程度界于婚姻和同居之间。

PACS没有婚姻那么多条条框框,非常自由。

比如婚姻的当事人必须是异性,而PACS则可以是同性。

婚姻的当事人有忠诚义务;但PACS的当事人没有这个义务。

在婚姻机制中,夫妻之间有相互救济、相互帮助的义务;在PACS的当事人之间,这个义务很轻。

对婚姻而言,由于存在明确的家庭财产制度,故婚后添置财产的归属一般不会有问题。在PACS的状态下,法律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财产的归属视作当事人之间的约定。

遗产继承。在结婚的情况下,未亡人对亡者的遗产拥有四分之一的继承权,而PACS的当事人就没有这样的法律保护,如果想获得一些遗产,需要事先通过遗嘱纪录下来。

解除契约。离婚需要通过法院,法官可以进行一定的干预,以保证各方的合法权益。而对于PACS而言,无论是双方或单方提出解除,均不存在法官的审查和干预,通常只需履行行政申报手续即可。

这东西本来是为了方便LGBT人士用的,然而因为PACS分开方便,而且不涉及财产分割的问题,也不用去法院打官司离婚,被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喜爱。

婚姻是一种共同财产制度,通过共同财产把两人绑定在一起。

但在PACS这样的关系中,维系两人关系的不再是物质,而是感情。

开心了就继续和这个人在一起,不开心了就换个人在一起,如果想要长长久久的爱情,就得始终维持两人的亲密关系。也有PACS久了觉得合适的,再步入婚姻殿堂的。

不止是法国和欧盟,放眼世界,非婚生子也占相当大的比例:

很多地方都是:

同居可以。

生孩子也没问题。

但要想结婚,那休想,除非签好婚前协议。

当然,这也造成了这些国家大量的单亲妈妈。不过孩子父亲还是需要支付抚养费的。

不知道有朝一日,我们会不会看到婚姻制度的消亡。

反正之前有张传得很广的一张图,结婚受理处寥寥无几,离婚受理处人山人海。

还有:

当然,仅凭这点,还远远不足以挽救中国的生育率。

需要解决的还有:

1,生育成本太高,尤其女性生育成本太高。

产假太短,那就没时间生孩子。

产假太长,公司往往承担不了这个成本。

所以女性一旦生育,常常意味着放弃事业。

这个没办法,只能动用行政力量,补贴企业,鼓励企业给女性放产假。

2,养育成本太高,太卷。

过去中国人口生育率高的时候,家庭往往是放养。

家里孩子很多,家庭条件也不好,孩子能长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反正其他家也是这样的。

但现在不同了。

经过长期的独生子女政策,各家的资源都开始往下一代身上堆,带来了巨大的内卷和竞争。

现在,养孩子如果花钱少了,那会担心“输在起跑线上”,孩子以后会怪你。

花钱多了,普通家庭根本承担不起。

所以就算生得起,也养不起了。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这个一方面需要一些观念上的引导。

让人明白,其实孩子可以不用那样内卷地去养的。

另一方面也需要建设基础托育机构,让人生了以后没有后顾之忧。

数据显示,入托率越高的国家,生育率越高。

很容易理解,父母都需要工作没空整天整天照看孩子,如果有便宜便捷的托儿所,可以让父母没有后顾之忧。

或者换句话来说,就是社会帮助家庭承担一部分抚养孩子的压力。

不过说实在的,就算上面这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也对生育率不乐观。

我们也经常听到人在网上说:

“我太穷了所以不生娃,如果我收入能高一些,那肯定愿意生啊。你看那个马斯克,不就生了好多后台吗?”

穷苦的人不敢生娃,富有的人大生特生。这个结论似乎没啥毛病。

但如果抛开个例,去看全世界范围的统计数据,会发现现实世界和上面这个结论大相径庭。

现实世界里,恰恰是:

穷国家比富国家爱生孩子。

农村里的比城市里的爱生孩子。

学历低的比学历高的爱生孩子。

没啥钱的比有点小钱的爱生孩子。

这是世界生育率靠前的国家,和世界上最穷的国家高度重合。

这是美国根据国家GDP和生育率做的一条曲线,能看出来总体上:

GDP越高的国家,生育率就越低。

这是根据各国女性受教育年限以及生娃数量做的一张统计图。能看出来:

女性上学时间越长的国家,生育率就越低。

这是美国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国内:

收入越高的美国人,越不愿意生育:

这是美国根据贫困线做的一张统计图。显示。

低于贫困线的人生育率显著高于其他群体。

出现这样的情况,有多种原因。

比如穷国家卫生状况更差,新生儿夭折概率高,所以必须多生保证出生率。比如一些宗教特别讲究“多子多福”,一些地方甚至完全禁止堕胎。

但除开这些因素,其实更大的原因,在于普通人的选择权。

人从出生到这个世界开始,就要无数次面对一个永恒的问题,那就是“我为什么要活着”、“我为什么要继续我的生命”。

这样的思考不是哲学家的专利。

学生、打工人、农民、外卖小哥、世界首富,只要你是智力正常的人,总有那么一个瞬间,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一些人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还有更多人得不到答案,糊里糊涂就过去了。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大多数人,这个问题的答案都是“生养后代”,因为这是刻在我们基因里的答案。繁衍后代是地球上每一个生物与生俱来的冲动,有一些生命极短、构造极简单的生物,一生的唯一目的就是生下后代,经常是产下后代后不久,上一代就会死去。

人类也是一样,这个生育冲动是需要用理智去对抗的。

人在没啥东西的时候就爱生孩子,孩子是生活的盼头,是未来的希望,是人生的寄托。

但人要是条件好了,可以选择的寄托就多了,这时候生育反而会降低生活质量。权衡一下,人就能对抗基因里的生育冲动。

除非你生娃的意愿非常强烈。觉得一定要有一个孩子,即使降低生活质量也无所谓。

或者你物质条件特别好,怎么生娃都不会降低生活质量,否则都会符合这个规律。

但这些毕竟都是少数,所以统计数据也支持上面的观点。

也正因为这个规律,1974年联合国世界人口大会上,印度代表说出了一个经典结论:

“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

一个国家发展了,居民生活水平上去了,生育率就会下跌。

这种下跌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逆的,除非这个国家遭遇战争、灾难或者巨大的倒退,才可能重新让生育率高起来。全世界都没有反例,那些突然生育率提高的国家,如果细究,基本都是靠引入落后地区的移民。

除非让发展倒退,否则这种避孕效果是不可逆的。

什么补贴都只是治标不治本。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这种本,又何必要治呢。

雷叔写故事


韩国最新宣布:进入人口国家紧急状态!

当地时间19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在主持低生育高龄社会委员会会议时正式宣布韩国进入“人口国家紧急状态” ,将启动全力应对体系,直到低出生率问题解决为止。
超低出生率引发人口危机
韩国宣布进入“人口国家紧急状态”
韩国总统尹锡悦指出,“最根本、最致命的问题就是超低出生率引发的人口危机”。为应对人口危机,韩国将设立“人口战略企划部”,其部长将兼任社会副总理,制定包括低出生率、高龄社会、移民政策在内的有关人口的中长期国家发展战略。尹锡悦表示,在“人口战略企划部”成立之前,将以低生育高龄社会委员会为中心,每月召开人口紧急对策会议。
韩国总统尹锡悦。资料图来源:新华社
近年来,韩国社会晚婚、不婚现象增多,导致人口老龄化严重、生育率低等问题。韩国统计厅2023年12月发布有关人口形势展望的报告显示,韩国人口在2020年达到约5184万的峰值,之后每年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按此规律估算,50年后韩国总人口将跌至约3620万,其中近半数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届时韩国将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韩国是世界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长、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两种情况结合起来,给该国带来了紧迫的人口挑战。官方数据显示,尽管韩国已投入数十亿美元鼓励女性多生孩子、保持人口稳定,但去年韩国的出生人口还是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数据显示,2023年韩国总和生育率、即每名妇女生育孩子的平均个数为0.72,达到历史最低水平。这一数值远低于在没有外来移民的情况下维持人口稳定所需的2.1的数值。
随着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严峻,韩国人口将在30年后每年减少1%,大约100年后总人口将降至2000万以下。
韩国近四分之一小学
在校生不足60人
今年1月22日,韩国教育开发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受人口出生率低迷影响,韩国近四分之一的小学在校生数量不到60人,约十分之一小学在校生甚至不足30人。
《韩国时报》援引相关数据报道,韩国6175所小学里,去年有1424所在校生数量低于60人,占比约23%,这一比例比2003年大约翻了一番。
2003年,韩国5463所小学里在校生数量不足60人的小学有610所,占比约11%。
2024年1月3日,韩国首尔一所已经关闭的小学。
依照韩国教育部评估,人口出生率低迷的影响将从小学逐渐扩散至中学。韩国现有513万名中小学生,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降至484万,2029年将进一步跌至427万。
提高育儿津贴、增加公租房
韩国出招鼓励“生娃”
韩国总统尹锡悦为提高生育率提出要抓好的三大重点任务,分别是实现工作和家庭兼顾、减轻养育压力、解决住房问题。为此,尹锡悦提出多项政策构想,如完善育儿休假制度,提高男性育儿假使用率、增加发放育儿补贴等;政府将积极分担家庭承受的育儿压力,任内实现面向3岁至5岁儿童免费提供教育及托管服务;针对生育孩子的家庭在申购住房、贷款购房等方面提供更多优惠。
据报道,韩国计划大幅提高育儿假津贴上限,这是该国为鼓励生育而采取的最新举措。韩国财政部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父母一方暂时离开工作去照顾子女,每月最高津贴将从150万韩元提高到250万韩元(1809美元)。除这项计划之外,韩国为应对全球最低的生育率已采取了放松房贷、更便宜的早教等措施。
近年来,韩国政府在鼓励育儿的政策上花费近3000亿美元,包括现金补贴、托儿服务等。不过,效果并不明显,韩国的出生率依然一路向下。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高昂的住房成本和竞争激烈的教育环境。
韩国政府周三指出,在其政策步骤中,增加住房是优先事项。韩国政府还将打击那些让婚礼负担不起的商业行为,并改革签证制度,鼓励更多移民到韩国。
另据韩国媒体6月12日报道,近日,韩国首尔市出台应对生育率低下的新规,计划自今年起的未来三年内向新婚夫妇提供4396套公共租赁住房,2026年以后每年提供4000套。首尔市每年有3.6万对新婚夫妇,也就是说其中1/10能够住进政府公租房。
报道称,新规表明,新婚夫妇以全租形式入住后,生育子女数越多,能够居住的年限越长,20年后还可以以市场价80%的价格买下这套房子。新规旨在减轻导致新婚夫妇生育难的最大障碍,即住房负担。
四分之一的人在养宠物
宠物市场规模超过婴儿市场
相比人口出生率下降,截至2022年,韩国有超过550万个家庭、1200多万人在饲养宠物。养宠物人数接近韩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在食品、手推车、医疗及其他产品和服务领域,韩国的宠物市场规模正迅速超过婴儿市场。
据《韩国时报》援引电商平台Gmarket数据报道,今年前五个月,在宠物食品和人类婴儿配方奶粉的销售中,69%的销售额来自宠物商品。
2023年前三个季度电商平台Gmarket销售的手推车中,43%是婴儿车,57%是主要为猫狗设计的宠物推车。这是韩国宠物推车销量首次超过婴儿车销量。
业内人士预计,韩国宠物护理市场超过婴儿护理市场的趋势在未来几年将变得更为明显,韩国宠物市场规模在2027年将增长至6万亿韩元(约合315.6亿元人民币)。
作者:广州日报
上观新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辰光网   

GMT+8, 2024-7-20 05:02 , Processed in 0.02438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