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home.myoldtime.co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为什么不给我生个儿子?”丈夫把她和女儿打出去后,和“新老婆”住进了新房子

已有 113 次阅读2024-6-18 15:55 |系统分类:时政


“为什么不给我生个儿子?”丈夫把她和女儿打出去后,和“新老婆”住进了新房子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23年2月

遭受家暴多年

带着女儿逃离河北定州农村的苏虹虹

又回到了村子

却发现自己的丈夫跟一个陌生的女人

以夫妻名义

共同在新家里居住、生活着

而这件事在村里

似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

逃离家庭的“外嫁女”

1988年,20岁的苏虹虹经媒人介绍嫁给了王金路,千里迢迢从黑龙江佳木斯一个偏远的地区一路来到定州。然而,苏虹虹的婚后生活并没有比在老家好过多少。

对王金路而言,苏虹虹不过是一个从贫困地区嫁过来的女人,没有地位、没有收入,更别提娘家人的扶持与帮助。从结婚起,王金路便经常对苏虹虹拳打脚踢,而他的暴力行为,在苏虹虹给他生下一个女儿小玉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王金路时常骂她:“为什么不给我生个儿子?”不仅如此,他觉得女孩子没必要读太多书,所以对于女儿的生活费和学费,他也从来都不管不顾。

从那之后,苏虹虹的身上总是带着瘀青,她总觉得自己的生活看不到希望。即便家中有健在的母亲和兄长,苏虹虹也从未向家人诉说过自己的遭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些年来,家里人跟苏虹虹断绝了关系,她无依无靠。

苏虹虹不是没有尝试过自救,她曾报过警,也曾试图寻找其他救助途径,可每次都失败了。苏虹虹觉得自己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变好的可能了,于是她作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带着女儿离开定州,去北京谋生。

在北京,苏虹虹换过很多次工作,多是打打零工,做做家政相关的事。疫情期间,她接不到活,还一不小心摔断了腿,这让她的生活更加窘迫。

对于苏虹虹的离去,王金路并不在意,他既没有去找苏虹虹,也没关心过她离开后的生活。两地分居期间,苏虹虹也曾多次向王金路提出协议离婚,王金路始终不同意。

几乎在苏虹虹离家的同时,王金路在当地结识了另一个女子李莉莉。在同村人的见证下,他办了婚礼,宴请了宾客,和“新老婆”住进了新房子。

在外人眼中,王金路和李莉莉俨然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李莉莉也知道王金路一直不愿意和苏虹虹离婚,她曾想跟王金路办结婚证,可后来也作罢了,依然照常跟这个男人一起生活。

这一切,苏虹虹一直被蒙在鼓里。等她知道真相的时候,王金路和李莉莉已经共同生活了5年。

事情的暴露是从新民居建设开始的。在当地,因为房子闹矛盾本是很平常的事。新民居建设本是改善农村生活环境、提升农民生活质量、增进农民福祉的一项重要举措,可王金路却想借此将能抢来的利益都要过来。

原本,王金路和苏虹虹在农村有两套房子,村里房子拆迁后,王金路拿到了一笔拆迁费,搬到了新民居里,同时还拿到了2套房子,其中一套,王金路和李莉莉一起住着,另一套王金路承诺留给女儿小玉。

可王金路又一次反悔了,在没跟苏虹虹商量的情况下,他擅自卖了一套房子,得来的钱一分都没给苏虹虹,甚至还告诉她另一套房子也不会留给女儿了。

这些年来,苏虹虹之所以没跟王金路彻底撕破脸,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小玉,可她没想到王金路竟然什么都不准备给女儿留。2023年2月,忍无可忍的苏虹虹决定到定州市公安局报案。

这并不是王金路惹出的唯一一次麻烦。王金路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整日在街上无所事事地闲逛,40来岁的人还像小混混般生活着。村里有人说他“就像个被人雇的打手”,不管哪里出了事,总少不了他的参与。

2015年,因为卖地与村里人产生纠纷,王金路伙同其他3人拿着棒球棍对村里一个叫秦里生的人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后经过法医鉴定中心的鉴定,秦里生颅骨凹陷性骨折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左尺骨骨折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案发后,4人商议找出一个人当替死鬼并接受调查,还出钱对秦里生进行赔偿并达成和解。直到苏虹虹的这次报警,王金路过去干的这些事才在调查中一一被揭露出来。

艰难的新生活

王金路重婚案发后,被刑事拘留,可苏虹虹的生活并没有改善多少,李莉莉的家人得知苏虹虹回来后,三番五次地找上门来骚扰她,甚至对她出言不逊,好几次威胁她必须搬出去。

为了自己的安全,逼不得已的苏虹虹甚至在家里装上了监控。在长时间的忍耐后,苏虹虹又一次决定离开定州,回到北京继续打零工。

自从离家带女儿到北京谋生后,苏虹虹时时感觉到焦虑和痛苦。经过诊断,她患上了抑郁症,需要长期服用精神类药物。有一次,她在工作中意外摔断了腿,加上之前落下的类风湿和腰椎间盘突出的职业病病根,苏虹虹的身体无法支撑长时期的劳作,因而只能四处打些零工。

生活最艰难的时候,苏虹虹跟女儿只能靠着透支信用卡来维持生计。好在女儿小玉很争气,虽然因为家庭的缘故,小玉觉得自己曾经走过很长一段灰暗的道路,但她从未放弃过读书,不仅考取了幼师资格证,还在出租屋附近的一所小学里找到了工作。

2023年11月27日,定州市检察院对王金路提起公诉。2024年1月15日,定州市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王金路犯故意伤害罪、重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被告人李莉莉犯重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在王金路的刑事案件审结后,苏虹虹还面临着另一个现实的困难:自己该如何尽快跟王金路离婚,并把应得的婚内财产拿回来。她想到了定州市妇联。

在听完苏虹虹的遭遇后,妇联的工作人员觉得苏虹虹可能符合国家司法救助的条件,于是根据同定州市检察院建立的“国家司法救助线索移送函”制度,向定州市检察院控申检察部门移交了司法救助线索。

定州市检察院认为苏虹虹属于因违法犯罪行为侵害,造成生活困难需要救助的困难妇女,所以为她发放了司法救助金。但该院第五检察部检察官康建光觉得,司法救助金只能解决苏虹虹暂时的经济困难,要真正帮助到一个长年遭受家暴受到身体和精神双重伤害的农村女性,需要与市妇联、法院、镇政府开展协作,对苏虹虹的家庭开展多元救助。

因此,针对苏虹虹和小玉的情况,定州市检察院联合妇联邀请了专业的心理治疗师为其进行心理疏导,而小玉在司法救助案办结不久后,便结了婚,有了自己的新家庭,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与城市妇女不同的是,苏虹虹的财产分割涉及农村宅基地的问题,新民居的两套房子、拆迁房的征地补偿款、对外出租的土地租赁费该如何分割的问题也让她感到十分困扰。

为了帮助她解决问题,定州市检察院第四检察部检察官为苏虹虹提供了民事离婚诉讼中诉讼程序和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等问题的法律咨询服务,并帮助她向定州市法院申请了法律援助律师。

2024年4月25日,苏虹虹正式向法院提交了民事诉状。定州市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可以依法对苏虹虹的离婚纠纷案予以支持起诉。经苏虹虹申请,2024年5月15日,该院向定州市法院发出支持起诉书。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本文有删减,更多内容请关注《方圆》5月下期)

方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辰光网   

GMT+8, 2024-7-20 04:50 , Processed in 0.02195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