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home.myoldtime.co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财富、毒品和性!美国首位华裔副总统候选人的另一面

已有 59 次阅读2024-5-23 15:54 |系统分类:时政


财富、毒品和性!美国首位华裔副总统候选人的另一面

财富、毒品和性!美国首位华裔副总统候选人的另一面

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纽约时报》5月24日发布了一篇题为《财富、毒品和性:走上美国政坛的“硅谷公主”的另一面》的文章,揭露美国首位华裔副总统候选人、“硅谷公主”妮可·沙纳汉的另一面。

以下是文章全文:

当小罗伯特·F·肯尼迪考虑竞选总统的潜在竞选伙伴时,他的最终候选名单上,最初有两个履历不凡的知名人士: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四分卫、经常发表阴谋论的亚伦·罗杰斯,以及前明尼苏达州州长、人称“筋肉人”的职业摔跤手杰西·文图拉。

结果肯尼迪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位背景不同寻常、鲜为人知的女性:妮可·沙纳汉。

38岁的沙纳汉曾是硅谷律师,从未担任公职,知名度也很低。但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她是在罗杰斯和文图拉落选副总统候选人后,肯尼迪的竞选团队为进入州选举而需要资金之时被选中的。资金是沙纳汉可以大量提供的东西。

三名了解沙纳汉财务状况的人士说,她的财富超过10亿美元,主要来自她去年与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达成的离婚协议。布林的净资产超过1450亿美元。根据八名知情人士和《纽约时报》查阅的文件,在他们五年的婚姻中,沙纳汉与硅谷的精英们聚会,并使用可卡因、氯胺酮和迷幻蘑菇等娱乐性药物。其中三人说,沙纳汉在2021年与埃隆·马斯克发生性关系后,与布林分居。

据对20多位认识沙纳汉或了解她行为的人的采访,以及时报查阅的财产记录、法庭文件、税务记录、电子邮件和其他信息,沙纳汉在美国科技之都纽约过着一种精致但时有混乱的生活,这些事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她的许多生活细节,包括她的离婚协议,都没有被报道过。

“地位对妮可来说非常重要,还有就是你有多少钱,”波多黎各的摄影师丹尼尔·莫里斯说,他是沙纳汉和她的第一任丈夫、科技投资者杰里米·克兰兹的朋友。

在竞选活动中,沙纳汉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勤奋的前企业家和律师,一个曾经需要食品券的成功人士,一个能够弥合分裂、团结美国的人。但据认识她的人以及时报查阅的文件称,她省略并美化了自己的部分历史,包括她与布林之间的一些事,以便让自己显得更有亲和力。

财富、毒品和性!美国首位华裔副总统候选人的另一面

在今年2月接受时报采访时,沙纳汉称自己曾经是“硅谷公主”。在回答有关本文的问题时,她发短信说:“我很震惊,《纽约时报》居然让你们报道这样的东西。”肯尼迪竞选团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沙纳汉曾公开否认与马斯克有染。

马斯克、他的律师和布林的发言人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两位熟悉竞选活动的人士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肯尼迪选择沙纳汉时,他的顾问并没有充分调查她的履历或资金来源。当时,她已经成为他竞选活动的重要资助者。

沙纳汉曾表示,她和肯尼迪一样,对疫苗持怀疑态度。今年,她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价值观2024”捐赠了400万美元,为肯尼迪在超级碗的广告提供资金。今年3月,她又为肯尼迪的竞选注入了200万美元。上周,她表示又追加了800万美元。

这对搭档在摇摆州密歇根以及其他五个州的总统选举中获得了一席之地。肯尼迪的竞选团队表示,他已经获得足够的签名,可以在另外七个州参加投票,这可能会让他和沙纳汉在11月的大选中有相当大的分量。

沙纳汉“是最合适的人选”,肯尼迪在今年3月宣布她为竞选伙伴时说。他称她为“勇猛善战的母亲”,她“克服了所有令人生畏的障碍,最终实现了美国梦的最高境界”。

瑜伽节

竞选活动中,在加州奥克兰长大的沙纳汉曾表示,她知道“离灾难只有一步之遥的不幸”是什么感觉。

她说,她的父亲肖恩·沙纳汉无法保住工作,在她九岁那年被诊断出患有双相精神分裂症,并于2014年去世。沙纳汉说,她的家庭生活困难,需要食品券和政府援助。

肯尼迪竞选团队的网站显示,沙纳汉获得了体育奖学金,就读于加州伯克利的私立天主教学校圣玛丽学院高中。这间每年学费2.4万美元的学校证实沙纳汉曾是该校学生,但表示并未向她提供过奖学金。该校表示,沙纳汉获得了一些学费补助,但拒绝透露具体数额。

2007年,沙纳汉从普吉特海湾大学毕业,同期在西雅图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根据她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她后来在专利公司RPX工作,并于2013年创立了专利技术公司ClearAccess IP。她于2014年在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律学位。

亚当·菲利普是西雅图Aeon法律事务所的创始人和执行合伙人,沙纳汉曾在这家律所工作。他说,她在2006年申请成为律师助理时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有学习的意愿和极强的常理判断力,”他说。

2011年,沙纳汉开始与旧金山的科技投资者克兰茨约会。她告诉人们,为了这段感情,她在那段时间皈依了犹太教。房产记录显示,克兰茨在2014年8月婚礼前一个月左右,花270万美元买下了一套可以俯瞰旧金山的顶层公寓。

四名知情人士说,那年7月,沙纳汉在加州太浩湖的一个瑜伽节上遇到了布林。他刚刚与当时的妻子安·沃西基分居。知情人士说,布林和沙纳汉在她与克兰茨结婚前几周开始了这段感情。

财富、毒品和性!美国首位华裔副总统候选人的另一面

他们说,克兰茨在与沙纳汉结婚几天后,看到她的手机上她与布林之间的短信,从而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法庭记录显示,他在结婚27天后申请宣布婚姻无效。

知情人士说,克兰茨计划将欺诈列为宣布婚姻无效的一个原因。但沙纳汉担心,欺诈指控会危及她从事法律工作的能力。三人说,在与克兰茨就分手问题进行谈判时,她威胁要自残。

克兰茨没有宣布婚姻无效,而是同意在不提出欺诈指控的情况下离婚。法庭记录显示,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沙纳汉被要求从她的社交媒体账户中删除一切跟克兰茨有关的内容,并向他支付2万美元的部分婚礼费用和律师费。克兰兹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成为慈善家

布林成为沙纳汉进入科技行业高层的敲门砖。两人环游世界,乘坐布林的游艇旅行,在内华达沙漠举行的反主流文化年度节日“火人节”上住进最豪华的营地。

他们于2018年结婚,并于同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埃可。他们在太浩湖、加州洛斯阿尔托斯、蒙大拿、以及加州的马里布拥有房产,沙纳汉现在大部分时间在马里布生活。

2019年,沙纳汉建立了一个以女儿命名的基金会Bia-Echo,专注于刑事司法和生育力维持。(沙纳汉说她曾苦于怀不上孩子。)税务文件显示,她将布林的2000多万美元用于这项工作。

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沙纳汉聘请了曾与凯蒂·库里克和其他知名女性合作过的公关马修·希尔茨克。四位了解沙纳汉计划的人士说,她的目标是成为像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前妻麦肯齐·斯科特那样的著名慈善家。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沙纳汉将ClearAccess IP出售给专利技术公司IPwe,以换取IPwe价值超过1000万美元的股票。IPwe于今年申请破产。

大约在出售前后,沙纳汉和布林得知埃可患有自闭症。沙纳汉表示,诊断结果让她对儿童疫苗的使用产生了质疑。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表示,儿童疫苗是安全的。

婚姻破裂

与布林夫妇关系密切的三位人士说,布林和沙纳汉觉得新冠大流行时期的封锁十分艰难。知情人士说他们遇到了很多问题,其中就包括女儿的自闭症。

据五名知情人士和时报看到的文件显示,沙纳汉开始更多地在不在布林陪伴下外出。文件显示,2021年初在迈阿密举行的一次派对上,沙纳汉因吸毒和酗酒导致严重的中毒反应,需要静脉输液。

那年秋天,沙纳汉在纽约一家俱乐部为自己举办了一场以Studio 54为主题的生日派对。布林的老朋友马斯克也出席了。2021年12月,沙纳汉在迈阿密的一个私人派对上再次见到了马斯克,那是他的兄弟金巴尔·马斯克为巴塞尔艺术展举办的派对。

据四名了解该事件和相关文件的人士透露,在那次派对上,埃隆·马斯克和沙纳汉服用了氯胺酮,这是一种很受欢迎的派对毒品,有处方就可以合法使用。两人一起消失了几个小时。其中三人说,沙纳汉后来告诉布林,她与马斯克发生了性关系。她还把将此事详情告诉了朋友、家人和顾问。

据法庭文件显示,布林和沙纳汉在派对后大约两周就分居了,第二年他提出离婚,理由是“不可调和的分歧”。

2022年,《华尔街日报》报道了沙纳汉与马斯克的会面。马斯克和沙纳汉否认有婚外情。

去年接受《人物》(People)采访时,沙纳汉说,那天晚上她和马斯克一直在谈论女儿的自闭症治疗。她还表示,因性生活而为他人所知并被称为骗子,这是一种耻辱。

法庭记录显示,沙纳汉和布林花了近18个月的时间才达成离婚协议。两名知情人士说,在那段时间里,她威胁要自残。他们去年终于离婚了。

从政

捐赠者文件显示,沙纳汉多年来一直向民主党人捐款。2020年,她向支持拜登总统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2.5万美元。去年,当肯尼迪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时,她向他捐赠了6600美元——这是个人捐款的最高限额。

在今年2月接受时报采访时,沙纳汉说,当肯尼迪宣布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时,她最初感到失望。但她开始为肯尼迪的竞选活动投入大量资金,包括在超级碗的广告,广告中,肯尼迪的照片与他的叔叔约翰·F·肯尼迪1960年竞选总统时的照片叠加在一起。沙纳汉说,当时她只和肯尼迪说过一次话,从未见过他。

今年3月,沙纳汉和她的新伴侣雅各布·斯特鲁姆瓦塞尔与肯尼迪及其妻子谢丽尔·海因斯共进晚餐。本月,在前ESPN主播塞奇·斯蒂尔的播客节目中,她说,用餐期间,曾在加密货币行业工作过的斯特鲁姆瓦塞尔建议由沙纳汉担任副总统。知情人士说,肯尼迪喜欢沙纳汉的人生故事。

沙纳汉本月开始与肯尼迪一起参加竞选活动。上周在纳什维尔举行的一次募捐会上,她宣布自己又为竞选活动捐了800万美元,“我想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他们会说鲍比选我只是因为我的钱,”她说。

她的话令人群发出笑声。

天下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辰光网   

GMT+8, 2024-6-21 14:49 , Processed in 0.02177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